台南第六年 | 偏偏你在这里

三月 24th, 2020 | 和他的台灣 Live in TW, 日常 Daily Life

《爱的迫降》里,北韩高级军官李正赫和南韩富二代女生尹世理的爱情故事,因为三八线切开的民族伤口,而变得异常浪漫动人—-颠覆南北韩边界,打破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对峙,跨越国家和历史,也要成就尹世理和李正赫的这段爱情,这也是张爱玲笔下为了成就白流苏的爱情,香港也不惜被倾覆的倾城之恋。

看《想见你》时,大龄已婚已育的我到底想了些啥

二月 23rd, 2020 | 日常 Daily Life, 闲暇 Hobby

那种我愿意的话可以永远做孩子的安全感,在这个残酷的世界里,到底好不好,大家可能有各自的看法,有的人可能觉得那是一种妈宝,有的人可能会认为那是一种人生里温暖的支撑。

我喜欢少年气,跟年纪无关的那种少年气,就像已经被用烂了的“願你出走半生,歸來仍是少年”一样,假如有一天,我们揣着我们从少年带来的,那种对人生,对世界,对亲情友情爱情的「新鲜感」,慢慢地去把它释放在我们现在卑微或狂躁的灵魂里,我们的生命,也许会变得更加迷人起来。

元宵节,你还能快乐吗?

二月 8th, 2020 | 和他的台灣 Live in TW, 日常 Daily Life

缓慢地整理着照片,买了相册,准备把照片一张张印出来,那些独一无二的记忆,不该被封存在二进制里。

就像现在。

数字一直飞速的增加,城市一个接一个地封闭,我们成为历史的一部分。将来有一天,我们要为那些逝去的人拼凑出全部的故事,“如实”记录,“记忆和尊严才将与我们长存”。

瘟疫不仅在某地,也在某些人心里

二月 3rd, 2020 | 日常 Daily Life

加缪在《鼠疫》里写“我们每个人心里都有瘟疫;没有一个人,这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是免除得了的。”

即使这个世界一直在人为地制造边界,但没有一种边界能让我们真正置身事外,我们可能有一天都是武汉人,我们可能有一天都是感染者。

这不是一场政治形态的较量,而是人性的较量,只有人的正直和善良才能帮助我们度过这场瘟疫之战。

人生其实没有什么选择题,都是问答题

十二月 29th, 2019 | 日常 Daily Life

想要出人头地,又想要闲适自由,可以事业成功,又能兼顾家庭幸福,这样事事完美的选择,其实是根本不存在的,或者说只存在于想象之中。就像大家都看着李子柒而向往着乡村生活,但真正愿意去打谷种田的人,凤毛麟角,别说你就想,那其实仅仅只是“想”而已。

我们总以为我们原本有别的选择,更好的选择,其实,所有的经历、性格、时间点,一切细枝末节都已经决定,当下的我们只有那一个选择而已。

那书 | 森林里的陌生人

十一月 26th, 2019 | 日常 Daily Life, 私藏 Book, Movie,Music...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所谓幸福生活,跟做什么、在哪里,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关系。最好的生活就是我们能鼓起勇气真正去过的生活,哪怕真的只是用我们独一无二的时间去换取金钱。

没有生活在别处,真实的生活只在当下,如果我们没有极大地勇气和决心离开现在的生活,对别处生活的臆想,带来的可能不是对当下生活的救赎,而是逃避生活本身的借口。

时光异动里的对照练习

十一月 8th, 2019 | 日常 Daily Life

最近整理Evernote,翻到了多年前的好多文字,那时候blogbus红极一时,文字与文字之间的交流坦诚有力。这些写在多年前的文字,现在再看去,竟也没有一点不合时宜,反而奇妙地照见了当下生活的一些遭遇。
年岁过去,内心早已全然不同,在时光悄然的异动里,把这些日常里的灵光乍现抓下来,也许也能练就成为生活的哲学。

谈到游戏时,我能谈些什么?

十月 18th, 2019 | 日常 Daily Life, 虚拟世界 Internet

“在20年前,对电子游戏的争议还有些许意义,但如今,这个讨论已显得过于陈旧——电子游戏已经全面进入我们的生活,虚拟和现实世界的界限也在变得越来越模糊,既然口诛笔伐并不能让电子游戏产业衰亡哪怕一点点,那么正视这个巨型产业在吞噬着什么,又有怎么样的改良可能,才是更值得关注的议题。“

也许,你现在很难同意游戏的价值,那如果你知道现在已经有用游戏做电子艺术史的老师,用游戏做心理治疗的咨询师,用游戏考古的摄影师,用游戏做肌肉复健的生物学家…那对这个产业是不是会开始有一点点别的想法?

台南第六年 | 街角的姜母鸭店开门了

十月 11th, 2019 | 和他的台灣 Live in TW, 日常 Daily Life

上周,对面街角的姜母鸭开门了。每次看到它开门营业,我就知道,台南的冬天临近了。

每次面对这家姜母鸭店,在这里六年好不容易累积起来的一点点“在地”自信,瞬间就会崩毁——我始终弄不懂,这家店从来不在店门或店里有任何的通告,告知大家它的开业时间,但每次开店的第一天,就有不少人会默契地来到这里,热烈地吃上一顿。他们究竟是如何感知这一切的,对我这个外来者来说,似乎是个永远的迷。

乔那时光

乔那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