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到游戏时,我能谈些什么?

十月 18th, 2019 | 日常 Daily Life, 虚拟世界 Internet

“在20年前,对电子游戏的争议还有些许意义,但如今,这个讨论已显得过于陈旧——电子游戏已经全面进入我们的生活,虚拟和现实世界的界限也在变得越来越模糊,既然口诛笔伐并不能让电子游戏产业衰亡哪怕一点点,那么正视这个巨型产业在吞噬着什么,又有怎么样的改良可能,才是更值得关注的议题。“

也许,你现在很难同意游戏的价值,那如果你知道现在已经有用游戏做电子艺术史的老师,用游戏做心理治疗的咨询师,用游戏考古的摄影师,用游戏做肌肉复健的生物学家…那对这个产业是不是会开始有一点点别的想法?

台南第六年 | 街角的姜母鸭店开门了

十月 11th, 2019 | 和他的台灣 Live in TW, 日常 Daily Life

上周,对面街角的姜母鸭开门了。每次看到它开门营业,我就知道,台南的冬天临近了。

每次面对这家姜母鸭店,在这里六年好不容易累积起来的一点点“在地”自信,瞬间就会崩毁——我始终弄不懂,这家店从来不在店门或店里有任何的通告,告知大家它的开业时间,但每次开店的第一天,就有不少人会默契地来到这里,热烈地吃上一顿。他们究竟是如何感知这一切的,对我这个外来者来说,似乎是个永远的迷。

三匹怪物儿的私语江湖

九月 27th, 2019 | 日常 Daily Life

于是,我们决定在携手一起奔四的路上,用我们不想因为随着年纪触碰到天花板就一直向下陷入生活的反抗初衷,记录当下我们对生活点滴发出的拷问和漫谈。

我们沿用了高中时的绰号“三匹怪物儿”作为我们的节目名称,而内容就是我们的江湖——龙蛇混杂,无所不有。

降落月球

九月 13th, 2019 | 日常 Daily Life

月球总在那一端牵引着我们的潮汐,在浩瀚宇宙和心灵中成为辨认方位的标的,回应我们投射在它身上所有的想象——月球上可能比我们的地球上还挤,我们各种文化都用想象力无限扩大和延伸,塞满了整个月球,我们的嫦娥、吴刚,古埃及里住在月亮的“狗面神”戴奥斯,塞尔维亚传说里的秃头大叔麦提斯也住在月球上…..

既然今天是中秋节,我们就来聊聊跟月亮相关的那些文字、音乐和奇思妙想吧~

台南第六年 | 盲人摸象

八月 23rd, 2019 | 和他的台灣 Live in TW, 日常 Daily Life

我不知道他在这个故事里听到了什么,喜欢的点到底是什么,他说想听,我就讲。从第一遍到第十遍,这都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寓言故事,在之后一遍又一遍的重复里,故事慢慢开始充满张力,一寸一寸地拓展我僵化思维的疆域。

故地重游里的时代脉动

八月 17th, 2019 | 万水千山走遍 Travel, 日常 Daily Life

我们会在故地重游的旅程里发现自己和城市的改变,这也是一个时代的脉动。
很多时候,抵达真相的方式,不是去看、去听,而是去质疑。质疑眼前所看到的、身边所听到的。“像一位友邻说的“我能想到最大的尊重,就是对不了解全貌的事件缄口不言。“

夏日终曲

八月 10th, 2019 | 日常 Daily Life

那天收到倩发来微信“看到大张伟和新裤子一起唱过时,差点哭成了狗。”的时候,已经凌晨一点多了,我还没睡着,你一言我一语认真聊起那些日子。快十年没见,我们从朋克乐队的贝斯手和鼓手,变成了碌碌无光的中年人,我们的乐队解散已经超过15年了,如果不是今年横空出世一档《乐队的夏天》,也许我们再也不会仔细地去回想那些起承转合和最后注定的散场。

乔那时光

乔那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