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的信仰

晚上和父亲在QQ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他边和别人在网上厮杀围棋,我边在电脑上看iPhone的开发教程。这是难得的时候,一直聊到深夜。

说晚安之前,他说,如果可以的话,有机会还是去做律师吧。我开玩笑说不是不可以,而是不愿意…怕没有赚到钱,反而做太多公益律师的活,赔钱赔死。

传说女儿遗传的是父亲的性格,母亲的智商。不用我再多说什么,他都懂。他说我完美的遗传到爷爷和他内心最重要的东西,他对此非常满足,然后道了晚安。

他再次提出这个话题,不是因为律师在别人眼中是厉害的角色,能赚到比别人更多的钱,而是在我目前人生踌躇不前、柳暗花明时候提醒我,不要忘记那曾经最初信仰的梦想。在知天命的尾巴上,他更懂什么是人生如梦。


前几天刚好看完《世界因你不同》。合上书的瞬间,脑海里剩下的只是那场世纪之诉中完美的律师团队,不需要为生计毫无筛选的接案子,也无需为“作恶者辩护”,尤其是能清楚掌握所有技术问题的技术法律双重专家—Ragesh Tangri,李开复先生用“我甚至觉得他可以在高科技公司做一个称职的技术经理”来评价他。这样的评价让我内心为之动容。

曾经自己为对方梦幻般庞大的律师团对互联网技术的无知而呈上完全抓不住重点的诉状和发言暗自觉得好笑,多年后也为自己当得知“避风港条款”在台湾突然确立时的长出恶气和欣喜,是仅仅因为这意味着整整3年的跨海诉讼要因此戛然而止,而从未有念头去考虑这一锤定音的确立是否真的为互联网法律的完善带来了实质意义时的失望…

要成为法律界的互联网专家,或是互联网行业里的法律专家,目前几乎还无人可及,技术和法律的双重专家,就太难.
由衷的羡慕美国有”避风港条款”,而我们只有从美国搬来的”避风港条款”.法律人没有人在关心到底条款下的是怎样的技术,有的只是千篇一律的定义;技术专家也不会有人想明白生搬硬套的结果,觉得别人该被保护的,我们也该如此;那决定一锤定音的队伍中,到底是法律人多还是技术专家多,或者各怀心事却有一致的决定结果…

有些时候,我都分不清楚我担心的是法律在互联网这个虚拟世界中的明天,还是担心互联网在法律世界里的明天.

“人总要把自己生命的精华都调动起来,倾力一搏,象干将,莫邪一样,把自己炼进剑里,这,才叫活着.”

那年在研究生毕业论文后的致谢的最后这样写道”感谢自己,带着单纯的初衷坚持到7年法律学习生涯结束的日子,在崩毁中,才惊然发现重拾信仰的艰难”.

父亲提醒我的,我怎会忘记.

乔那

四川姑娘,台南媳妇,目前住在台南。

豆瓣:乔那
公众号/微博:乔那时光
B站/Youtube/VUE:乔那时光

【评论系统已关闭,约稿/联络请豆油
或email:thedaysofjo@gmail.com】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乔那时光

乔那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