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做的,不过只是心存善意

好友打来电话,说的是一件旧事的新发展,因为曾经她的一个失误造成的结果开始显现,而这个结果却是如此的难以弥补。

进攻一方因为法律出身使出各式的处心积虑,而受损一方律师无奈之下建议采用非常规的手段,隔着电话,我也能清晰的感受到她情绪的失控。

因为我学法律这么多年,她希望能从我这里得到些意见,我却毫无能力给她一个坚定而绝对的建议。

虽然她在这件事情上负有一些责任,但这场风暴并不因她而来。作为已经远离法律事业多年的好友,我应该坚定的让她远离这场是非,法律不是一场黑就是黑白就是白的游戏,最后的胜利,大多都无法大快人心,这里面的文字游戏、各式心机手段,和只有玩过这场游戏的人才知道的暗礁汹涌。

但我明白她,她不会在这个事情上选择逃避,而那些困扰我们内心的问题,我们得去直面它,与它战斗,才有机会真正把它放下,尽管这个过程可能让我们痛不欲生。

我轻轻的说出了对她而言各式可能的结果,她其实早有决定,既然深陷其中已经不可避免,那么我并不想让她太过担心。

这个世界并不纯粹,哪怕我选择退出法律世界里那场表面风光无限的角逐,我也并不就是个纯粹的人。有时候,黑白之间真的很难有所谓的绝对,抛开那些贪得无厌和人心险恶,就算最终是为了一个正义的目的,但要使用一些非正义的手段,经历一个或许非正义的过程,你的内心会如何处置和评价它,又会如何评价自己呢?

对于希望保有自我的我们来说,能做的,不过只是心存善意。

而对于那些险恶的心,我们难免会遭受它的毒手,伤终会慢慢愈合,而那些疤痕,也终让我们学会如何与人小心翼翼的相处。

这才真的,让人黯然神伤。

乔那

四川姑娘,台南媳妇,目前住在台南。

豆瓣:乔那
公众号/微博:乔那时光
B站/Youtube/VUE:乔那时光

【评论系统已关闭,约稿/联络请豆油
或email:thedaysofjo@gmail.com】

加入对话

1条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乔那时光

乔那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