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周六,是四年一次的台湾大日子,超过千万的人们又将走进投票所,投下他们希望的种子,各自期待会带来新的改变。

日子一步步逼近,网上充满了各种形式的号召请大家去投票,希望能提高投票率(上届投票率只有66%);马路上的宣传车每天也从制式地播放录音巡场,变成了敲锣打鼓;公园外插满了各种颜色的宣传旗子,即使在节日里,整个城市都远没有如此的气氛。

两天前,一个办公室同事突然问我“乔那,你会去投票吗?”
我傻眼“我干嘛去投票,我又不是台湾人。”
“为什么?你还没拿身份证吗?为什么不拿了去投票呢?”
我只能半开玩笑地回她“我干嘛就为了投票就要去拿身份呢?好像哪里怪怪的。”
她笑笑“也对,反正也不见得有什么用。”接着跟我说抱歉。

她跟我說抱歉的時候,反而让我觉得有点尴尬,也许她觉得她不小心捅破了我的舒适圈,但却是我出乎意料地站在了她舒适圈的对立面。

我不是冲着这里的无限自由而来,我来到这里,在这里生活,完全是一场偶然,甚至连严格意义上的选择都算不上,拿身份、选边站必然不会是我的决定。

我在这个看上去最不可能接纳我的城市(深绿色的大本营),接受他们带来的冲击,也感受着一个巨大群体所经历的愤怒和迷茫。

我们都一样,从历史的某个节点走来,有不得不去面对的处境,我们以不同的方式参与其中,同样不得不去面对“无能为力”的部分,他们所获得的自由并没有减轻他们的焦虑,或者解决实质的问题,而我们,则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彷徨和无所适从。

我们80后是在越来越平的世界里成长起来的,当我们把柏林墙的倒掉当做值得欢欣鼓舞的胜利时,如今却看着美墨边境的墙活生生地立了起来,民粹崛起在人心里砌墙,网络在虚拟世界里造墙,全球化一步步地崩塌,社会甚至在基本事实的认定上都开始出现巨大的分歧……

以前的我们从严肃的新闻里了解世界,现在,还愿意保持中立、还原事实的媒体已经被淹没在泛滥的片面个人观点和情绪里,我们都一样被裹挟其中,没有人能挣脱然后置身事外。

当整个世界都开始变得疯狂和魔幻,能不能投票对我来说,真的不是重要的事。因为他们我们都不自由。由着自己生活,并不能美其名曰为“自由”,为了一个美好的目的而摧毁一切的更称不上自由。

真正的自由是充满尊重和思想交锋的,而不是粗暴的切割,只剩下情绪,贩卖焦虑,躲在网络背后,煽风点火,斗个你死我活。

和网络上、电视上的群情激愤相反的是,现实里,很少会有人大辣辣地跟别人讨论政治,讨论支持谁,讨论派系,讨论投票,大家都小心翼翼,甚至不愿意让人一眼就看出他的政治倾向,甚至身边还有人得到过“如果想在这里做生意的话,在网上的言论要小心”的诚恳告诫。

谁得到过想象中的自由呢?

公司有同事说,我一定会回去投票,但是会投废票,我就是想表达老娘不爽!
fb上有人说,比起投票,她更想去学武术;
也有个妈妈说,不管你的政见有多美,只要广播车过来把我孩子吵醒的,全部都不投;
⋯⋯

不管在哪里,保守和激进的都是少数,大多数还是沉默的大多数。

1月1日是周而复始的日子,1这个无论走多远都会回到的原点,肯定的结束,带着无限的新希望。

尽管新的改变带来的是越来越好还是越来越糟,远不在选择之中,但在这个时代交替的节点上,他们的确是幸运的,他们有选择的自由,和不选择的自由。

****

每次投票之前,信箱里都会有这样一沓资料,里面罗列了所有候选人的信息,每一张都很大,通常吃饭的时候我们都拿来当一次性餐桌垫,也算是物尽其用了。

这次在第一张的正面第一个位置,出生栏写着“湖南省湘潭市”,第一眼看到的时候有一种很妙的感觉。不管他们是否愿意,他们和我们之间有着比想象中更多的千丝万缕的联系。

在台南,每天都会接受各种冲击,现实里的,网络上的,但这也是我在这里的最大收获——敞开心胸,接受“他者和自我的彼此窥视,也是文化偏见和自我追寻的不断对话。”

下周的结果如何都不重要了吧,历史有它要去的方向,谁都左右不了。

既然如此,之后还是多来介绍台南生活吧,少些瞎操心,这个地方虽然绿油油的,但还是重人情,很有爱的地方。

乔那

四川姑娘,台南媳妇,目前住在台南。

豆瓣:乔那
公众号/微博:乔那时光
B站/Youtube/VUE:乔那时光

【评论系统已关闭,约稿/联络请豆油
或email:thedaysofjo@gmail.com】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乔那时光

乔那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