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南市区

6月,我来到台南生活正式进入第六年。

还没来的时候,这里是生活里的别处,刚来的时候,这里像一根刚出土的竹笋,每剥开一层都是惊喜,一步一行都是新鲜。

当日子进入第六年,这里的一切早在潜移默化里变成了最普通的日常。

当初想要好好写下的一系列文章,在各种突如其来和自己的拖延症里,断断续续,直到最后完全停顿。现在再回头去看当时的文字,都更像是一个旅人对一个地方最浅层的描述,时间一年一年过去,我对这里的感悟仍旧远不如自己想象的那么有见解,在这里住得越久,感悟反而越来越混乱、迷茫和困惑。

历史悠久的全美戏院

这是一个很神奇的地方,各路网友不是用尽所有美好词汇使劲赞扬,就是调取全部负面情绪嘲讽贬低的地方,而他们反观我们,也带着同样极端的两面倒情绪。我一直尝试保持清醒和客观,却发现「理智」在这两面的夹击中,反而成为懦弱的代名词,左右皆不是的墙头草。

于是安静下来,日常生活里的学问,远比喋喋不休的较劲费神,更有趣。

同事有天问我,为什么我会有勇气离开自己的地方,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生活。这也是当初说到要回来台南时,艾先生犹豫不决的原因之一——怕我会不习惯。但连他自己也没想到的是,回来台南最不习惯的其实是他自己,即使到今年已经第六年,他仍然还在跟不习惯做各种抵抗和挣扎,毕竟他毕业后一直都在全世界穿梭,他可能更习惯圣保罗、汉堡、阿姆斯特丹、南非、上海…

这与逃离北上广后却发现家乡再也回不去的那种尴尬处境相差无几。对于外来者我,带着“不习惯是自然“的无包袱心态,反而是心安理得的。

但如果说这个坚持和守旧的城市没有给我这个双子座的人带来一些不适,那一定是自欺欺人。

就说“吃“这件事好了,暂时先不讨论这里吃的到底好不好吃这件事,这里真正口碑的店面永远都在路边或传统市场,永远都是老人家一代二代甚至三代的传承,只有几十年的历史都不好意思说出口,想吃异地美食?不存在的。这里是国际连锁和异地口味最难落地的城市,即使连麦当劳也口碑不过当地的丹丹汉堡,星巴克也是身经百战历经周折,至今生意也了了而已,五星级甚至米其林大厨也比不过阿霞饭店,精致的西式早午餐远远没有一间小而旧的胜利早餐店来得热火朝天…

很多人也都觉得这里的电视节目很好看啊,正经事都用吵架和互掐来谈,刚开始我也是这么爱看各种胡诌的节目,每天晚上《新闻龙卷风》和《关键时刻》一定会看,白天的各种街边社会新闻报纸也是看了一轮又一轮,好像永远都看不完,很快我开始连续每天晚上做噩梦,因为每天新闻里都有情杀仇杀、各种谁杀了谁、谁又报复了谁,连续做了一周噩梦后,我听取了艾先生和身边的同事友人的告诫——不再看电视。终于,电视搬出了我们房间,噩梦消失了。

今年2月才修好的最不台南的建筑

时间进入到第六年,我该有些习惯了吧,虽然退去了新奇和忐忑,但多少还是觉得少了些底气,不要说我到现在还根本不会说台语这件事了,我连开车的时候看这里红绿灯的感觉,都还觉得别扭(这里红绿灯的频率高得离奇,绝大部分红绿灯位置都在路中央的分隔带)……

融入,其实也远远不是生活习惯和语言地道这么简单的事,保持旅人的敏锐触角,对内心和这里的碰撞保持开放的态度,认同这样的碰撞每一个都有它的意义,就像山本耀司说“‘自己’这个东西是看不见的,撞上一些别的什么东西,反弹回来,才会了解自己”。知道自己被局限在怎样的条条框框里,接下来就是努力地去撑开一点,突破一些,经历一些小破碎,再经历一些小重生。

认真地将这些愉悦、焦虑、迷茫记录下来,也是对这独一无二的时光一种最好的回馈了。

*****

前天,自由行试点城市全面暂停的消息一出,顿时整个网络都炸了,各路网民万箭齐出。这边有报纸用了“暴风雪般”来形容这简单到只有一句话的公告。

有点可惜,不是因为这里有多好玩多好吃或多值得来,而是因为多少人付出了难以想象的努力才好不容易走到47个城市自由行的这一步,但却不得不走上回头路。

这反而为我接下来的继续书写,增添了一份别样的力量。

– THE END – 

「 乔那时光 」

任时光流逝吧,
我们会看到它究竟带来了什么

扫一扫或长按下图二维码识别关注

乔那

四川姑娘,台南媳妇,目前和先生、儿子住在台南

豆瓣:乔那
公众号/微博:乔那时光
B站/Youtube/VUE:乔那时光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乔那时光

乔那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