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想见你》的热播,台南突然红了起来。如同一个以前无论怎么夸奖都没多少人附和的孩子,突然间所有人都想多看它两眼,和到了30岁才因为《想见你》一夕爆红的许光汉搭配起来,刚刚好。

台南的观光一直推广得不是很好,好像怎么做都没有多少人买单。去年台南市还有举办一个YouTuber的比赛,有大额奖金,想用这种切合年轻人的方式来推广台南,但是实际效果,了了。

没想到,转机来得这么出人意料。

一个城市的命运,跟一个人的命运一样,有时候无论你如何用力,都抓不住人生的重点,突然一阵风来,就把你翻了个面。

一直抓着好吃的、好玩的、好看的……好像就能加乘一个城市的厚度,让它魅力无限。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有多美的风景,多有历史的古迹,多好吃的小店……随便就能举出几个地方把台南挤出排行榜。让人为了一碗牛肉汤或夜市,来十次台南?还是为了要让人来十次台南,所以拼命设计和寻找出数十个卖点,再看谁愿意为哪些卖点买单?

有人跟我说,台南像是一个被遗忘的城市,但是只要你来过一次,你一定就会想着还要再回来。一个城市可以看见时间流逝的纹理,可以看见历史之所以存在的理由,可以看见不容于“进步文明”的特立独行,本身就韵味无穷,何苦匆忙抓出几样小菜,混沌了这锅原本美味的汤。

你不来,那是你的遗憾—-这才是我心里台南该有的姿态。

在我的台南里,夏天是极度难耐的,暴烈的阳光不仅让我的皮肤发炎红痒,也让眼里所及的美好都化在浊热的空气里滋滋作响,生怕靠得太近,就被烫到神伤,让我这个以前一出太阳就想翘班晒太阳的人,也领略到了“太阳,带来生命,也带来死亡”的真相。

可是,我是不愿意承认这里有冬天的,每年11月到来年的2月,我把它叫“台南季”。台南的季节在我这里,只有夏天和台南季的无尽轮回,春秋皆不存在于这里:

春天,万物发芽,生机勃勃—-台南无时无刻不生机勃勃,即使落叶满地,树上也从不缺乏绿叶簇簇;秋天,金黄的稻穗,收获的季节—-台南的稻穗一年能收三次,稻田里似乎永远都有稻苗正在茁壮。

如果没有年月的计算,这里的时节是超出我课纲的习题。我像一个夏眠的神奇动物,开始只有在“台南季”才会苏醒。

在台南,出门时想要慎重地打扮一番,是极度不合适的。背个名牌包出门,不如背个普通环保袋舒服,在这个怀旧又坚持的台南气质里,花钱买到的自信是难以生存的,不知不觉间就丢了虚荣。那些在上海买的精致衣物、配饰,已经好几年没有重见天日了。在这里,没人看你穿什么衣服,背什么包,这里生产的富豪,是完全不能从外表窥得一二的,他们深深地扎入这片土地里,扎实落拓。

在这个属我的台南季,我只需要三条牛仔裤,五件短袖,二件外套,足矣。这也是最适合在这个季节里穿街走巷的装备。

周末都是我们家的暴走日,一天在街巷里穿行,走上七八公里,是最常的事。走离那些喧嚣的街道和打卡点,才稍微触摸得到台南的地气。另一天一定是不紧不慢,不早起不掐表,慢慢悠悠放着音乐开车去公园、成大,或奇美博物馆,喂松鼠乌龟野鸭天鹅,野餐垫往地上一铺,孩子疯跑,自己则裹一身暖阳呆一下午,临天黑降温了,起风了,再慢慢悠悠地收拾好回家。

闲适无为的日日,就是这个台南季最迷人之处。你也许觉得,这是享受退休生活的前戏,而我们却认为慢活,是为未来铺条更踏实的路。

这个季节的尾声,是满城的金黄,和血色般的红—-金黄的风铃木在市区炸开,血红的木棉花在郊外红艳艳地落着。原本素色的台南,一下子变得明艳艳起来。当众人为着这迷人的颜色四处追逐拍照,拼命想要抓住这飞逝的刹那,我就知道,我的台南季要过去了。

这个季节可能真的太过舒适,连病毒也跟我一样,爱上了这个时节。这个季节是流感高发季,也是肠病毒,腺病毒,一大堆病毒都出来伸懒腰的季节,没想到的是,今年还碰到一个世纪大病毒!

每年艾先生都会带着小亨一起去注射流感疫苗,艾先生先打,给小亨做示范,小亨再打,一份害怕有一个人帮着担,好像就真的减半了。

今年他年岁大一些了,察觉到不对劲,打完疫苗后小亨问,“为什么妈妈都不打呀?”,我对着他神秘地笑了笑,“因为妈妈不是台南人,这里的病毒不认识我呀!” 

这对他来说,是妈妈和台南之间最大的谜团。

周末我们坐在711外的椅子上吃蛋糕,阳光很好,仰起头,把食指中指并拢盖住眼睛,哼唱着“所以暂时将妳眼睛闭了起来,黑暗之中飘浮我的期待,平静脸孔映着缤纷色彩,让人好不疼爱”(看过《想见你》的赶紧一起来),尽情享受这最后还能直面的阳光。

我的台南季又要过去了。

希望这一波的台南红能红久一点,而不是一发烟花,希望许光汉也是。(臭屁个啥,干你屁事……)

————
一个病毒,不止扰乱了我们自己,还打乱了全世界。

地域、国家、种族之间相互倾轧,“一面各自寻找生存高地自保,一面寻找道德高地相互指责。”在别有心思的人面前,哪怕换了新的护照,拥有新的身份,放心吧,你和你的祖国,是一刻也不可能被分割的。

如果面对这个现实,那我们有可能想尽办法让一切变得不一样吗?哪怕只是一点点。

这两周写下的这篇文章写了快四个版本,因为逃不脱疫情的持续冲击,其实还有好多话想说,最后都留在了自己的日记本里。周边的世界已经够坏了,我能加一笔的话,不如在乌云上画一点金边吧。

上周开始动笔这篇文章的时候,我还能穿着短袖连衣裙悠然地穿街走巷走上七八公里,到文章发布的今天,我只能穿着长袖,带上帽子和墨镜,躲在阴暗处,准备新一轮的夏眠。

这个时节,别的希望都是奢侈,唯希望大家都安好!

乔那

四川姑娘,台南媳妇,目前住在台南。

豆瓣:乔那
公众号/微博:乔那时光
B站/Youtube/VUE:乔那时光

【评论系统已关闭,约稿/联络请豆油
或email:thedaysofjo@gmail.com】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乔那时光

乔那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