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整理Evernote,翻到了多年前的好多文字,那时候blogbus红极一时,文字与文字之间的交流坦诚有力。这些写在多年前的文字,现在再看去,竟也没有一点不合时宜,反而奇妙地照见了当下生活的一些遭遇。

年岁过去,内心早已全然不同,在时光悄然的异动里,把这些日常里的灵光乍现抓下来,也许也能练就成为生活的哲学。

某年某日/原本以为在八月的最后一天就能完结的项目,竟然让我焦头烂额到现在,这是让原有的生活计划全被打乱的罪魁祸首。

昨天晚饭后的散步,艾先生认真的希望我能放下遇到的问题,退而求其次的去完成它。但我明白,如果我真的不能按照原本的设想完成它,它会成为一个心结,会随时间越来越严重心结,并会影响我对自己的判断,但确实时间有限,我想,就这周剩下的两天吧。

老天总是很有趣,它似乎只是想考验我而已。就在这临界的点,一番恍然大悟,然后我的高呼就充满了整个房间,Stupid(我的狗)也在懒洋洋中顿时精神百倍。

我知道终有一天得去面对那些过程中是事而非的问题,而这不会自己主动发生,只会被迫被逼着去面对,去厘清,然后弥补。生活里拖延下来的难题,大多如此。有时,事与愿违其实是种恩赐。这让我再次相信,我从不会高估自己,而我也不会轻易放弃对自己的判断。

晚上上完弗拉门戈课后,文老师突然跟我说,今天很好哦,前段时间都觉得你好像魂不在。我聊了一下近况,她说,该抛开的时候让自己脱离,也是需要学习和训练的。

如果是一年或更久之前,我一定会废寝忘食,真正的废寝忘食,甚至是做梦也会被代码砸醒的那种,但最终我还是学会了在晚上九点后或周末里暂时放下,和艾先生一起散步,看影片,虽然心里依旧有些纠结,但行动上的放下,尽管表面,依旧是不小的进步。

这实在是困难的事,想要丰富的生活,必须学会不让自己陷入一种状态里脱不了身,想要有厚度的生活,却必须要全身心的投入其中。我怀疑是否真的存在同时拥有这两者的可能性,至少现在的我真的这么怀疑。

今天/

生活从全职育儿中挣脱出来,工作之外每天练英文口语一小时,每周写一篇文章、录一期播客,再拍拍照片或视频,日子虽算不上闲适,但也算得上舒心,有时间思考,有时间看书,晚上和艾先生追美剧看电影聊天,甚至还能发个呆。

但逐渐因为约稿,生活失衡。以前总觉得赶稿是幸福的,如今的现实却是刺骨的—-任何事情都需付出代价,即使美好的事情也不例外。权衡自己的生活,该承担什么样的代价,透支永远都不该是选择之一。

当你需要的越多,你的弱点就越多,支配你的东西就越多,自由就越来越少,生活就开始拖着你前进。

丰富又有厚度的生活,似乎永远是人生的课题。

某年某日/某个周末,和艾先生一起去看了《蝙蝠侠:黑暗骑士崛起》。这一集的剧情让我想起了父母年代里发生的事—-突然有一天,曾经最亲密的朋友、亲人都变成了敌人,他们摧毁曾经信赖的一切,对你生命置若罔闻,甚至践踏你的尊严,那是多么疯狂而可怕的事。

这让我更身临其境的重新认识我的父辈,他们经历这样的境遇,或在这样的境遇里成长,依旧勤劳、坚韧,依旧相信这个世界天道酬勤,对这个世界的各种依旧充满感同身受的情怀。

是的,我们的生活经历,总会让这个世界在我们眼里变得不同一点。

今天/

前两天傅真(《西藏生死书》的作者,先生是香港人)在《岛屿合唱团》里写道:

“朋友断交,家人反目,整座城市充满了仇恨和恐惧,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受害者。但对我来说最最荒谬和悲哀的,是所有的痛苦和毁坏都毫无意义,香港已经在虚无主义的火焰中燃烧——找不到出路,也看不见未来。你不知道那究竟是beginning of the end,还是end of the beginning。”

在这么久之后,她终于写下她的看法,虽然只有只字片语,我仍能感觉到她已经用尽了全力。被夹在公共舆论和私人叙事之间不敢表达、无从表达、无法在网上表达,更也无法对朋友表达的焦虑,我似乎看到另一个我,「理智」在这种两面偏执的夹击中,只能成为懦弱的代名词,左右皆不是的墙头草。

身边的虚无主义正在疯狂蔓延,这里会不会有一天也可能变得像香港这般的偏激和疯狂?那时的我,又该如何表达?

某年某日前几天因为有杂志邀稿,让我给张照片,我翻遍了这几年为数不多的单人照,一张张翻过去,象翻了一个陌生人的相册,尤其是09年的照片,艾先生最先发出了’好陌生’的感慨。

不得不承认,真的有什么东西在我们身上存在过,然后一点点的在消逝。在看09年的照片时,这种存在一览无余。那一年,我们去环中国行,颠沛流离,吃简陋的食物,睡十块钱一晚的床,赶整夜的路,穿好久不洗的衣服,凌乱整周也不整理的头发,可脸上和整个人散发出来的光芒,就算只是照片,也无法不留下痕迹。

这是在当下自己无法自知的,连肆无忌惮都这么耀眼。那的确是值得怀念的,因为我不确信,是否还能再拥有那样的日子,再同样拥有那些骨子里透出的光彩。

就算再不复来,也不该遗憾,曾经拥有过的都不该遗憾,不能改变的遗憾都是贪心的,而现在,我相信一定也拥有着什么。

今天/

艾先生前几天刚好看完了一本航海日记,关于一个退休教师108天的邮轮环球航行。他纯纯欲动地查阅了网上所有关于邮轮环球旅行公司的网页,跟我讨论了可能性,甚至在fb上发布了如果哪天他在网络上消失了,那他就是登船了的消息。

但最后,他主动放弃了这个计划。我没问缘由,但我知道,现在的我们跟09年时的我们,已经全然不同了。

虽然我并不赞同现在很多人鼓吹的辞职去旅行,但我的确认为,在人生适当的时间点发生一次前途未卜的长途旅行,是一件极其幸运的事。

09年我们把未来生活的所有可能完全交托给命运,然后在3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放逐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停下来,不知道最后会停在何处,之后再没有一次旅行承载得了这样命运的占卜,尽管之后的路在回头去看时,已在冥冥中早已注定。

现在的我们有公司,有孩子,需要瞻前顾后,需要权衡利弊,离前怕狼后怕虎的中年越来越近,但我们仍然有想要突围的冲动,想要去经历那些跟生计无关、看似无用的事,想要过得真正像自己。

也许,我们可能失去了十年前那些骨子里透出的光彩,但的确,我们现在拥有着十年前所不曾有的坚韧和锋芒,也更懂得在人生得失之间上天奇妙的深意。

——

**今天的照片全部来自美剧《杰克莱恩》第二季的片头,虽然第二季剧情已经走向瞎编,但这一季的片头是我的菜。

大家,周末愉快~

乔那

四川姑娘,台南媳妇,目前住在台南。

豆瓣:乔那
公众号/微博:乔那时光
B站/Youtube/VUE:乔那时光

【评论系统已关闭,约稿/联络请豆油
或email:thedaysofjo@gmail.com】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乔那时光

乔那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