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第一次簽證日本簽出

九月 7th, 2017 | 日常 Daily Life

這次是原本艾先生的弟弟早說要帶公公婆婆去日本玩,剛好我們也在,就乾脆一起去。機票酒店都早早定下,也沒得拖延,於是我的第一次簽證也走到了非辦不可的這一步。這次去日本往返只有5天,挺趕的,只能算是一次初體驗吧,按照我們自己的旅行習慣,下次應該會用滿十五天才作罷吧,不過也挺期待這驚鴻一瞥,也很好奇拋開想像和先入為主後的我將會如何看待這個國家。

重返上海

七月 23rd, 2017 | 日常 Daily Life

一座城市,需要你生息相通,肌膚相貼地去愛過、活過,才算熟悉;
一座城市,需要你千山萬水、長途跋涉地遠離它、隔絕它,才算真的看清楚。

和他的台灣[12] / 重拾初心

七月 3rd, 2017 | 和他的台灣 Live in TW

这一系列文字从我2013年第一次到台湾开始,因为个中原因中断了两年多,虽然很让人泄气(原本还有编辑一直在等),但这三年在这里与这片土地肌肤相贴的生活让我更有底气重拾初心。

感動這一刻

六月 25th, 2017 | 日常 Daily Life

梳理完自己,能分明感覺到自己鬆了一口氣,就像前幾日晚上睡前跟已一身疲憊的艾先生倒完已經要漫溢的苦水一樣,又恢復一些能量可以繼續披荊斬棘。

決定從「阿喵的六月天」改為「Find My World」,更符合當下這個階段迷惘不斷的自己;也換了一個主題,讓這裡有了煥然一新的感覺,給自己接下來努力的改變一點儀式感。

時間的酵素

六月 21st, 2017 | 日常 Daily Life

前幾日早上照常帶小亨出門散步,四季如夏的臺南,早上六點的太陽已經會曬到讓人抓狂,每天出門都是一趟桑拿之旅,看著艾先生擦著如注的汗水,我説:這真是理想与現實的差距,這四季如夏的陽光曾是我們在上海千思萬想的,三年前剛回來時,我們過馬路都在享受著同樣的炙熱,如今卻變得難以忍受。

時間讓一切慢慢發酵。

每個六月都是新的

六月 11th, 2017 | 日常 Daily Life

人生又少了一年。想來想去,沒什麼願望。

記得上次坐飛機遇到巨大顛簸,心裡也想,如果現在就得死了,也挺好,因為想來想去也真的沒什麼好特別遺憾的。因為每個當下,都一定是我力所能及的選擇,雖然也有妥協,也有不甘,但卻是再來一百次仍舊會做的選擇的當下。

消失的時光

六月 4th, 2017 | 日常 Daily Life

曾經對友人說過,如果有一天我在網絡上消失了,代表我過得更好了。然而,殘酷的真相卻是,在搬到臺南生活的欣喜和獲得新生兒的喜悅裡,也擁有更多的挫折和沮喪。

以前,最怕的就是弄丟了自己,而現在幾乎沒有什麼時間想到所謂的自己,如果有過那麼一瞬間的自我衝了出來,也在瞬間被一聲「媽媽」、一個急迫解決的程式bug、想要讓他趕緊吃完飯,趕緊睡著,趕緊把工作完成的焦急中,數到三就要睡過去的瞌睡蟲裡被消耗殆盡。

6個月的媽咪之路

三月 2nd, 2016 | 母獸養成手記

育兒跟創業一樣,是條無比孤獨的路。

每個孩子都是獨一無二的,模樣、性情、脾氣、喜噁⋯⋯從這個程度上來說,我們無法按照別人的方法來養育自己的孩子,就像一個公司的成功其實永遠無法複製的一樣,那些所謂經驗,不過只是『事後諸葛』而已,我們只能在這條路上獨自前行。

別了,2015

十二月 31st, 2015 | 日常 Daily Life

用“別了,2015”直接承接“別了,2014”,真是赤裸裸的嘲笑啊,在一整年的瞎忙中虛度時光。 1. 12月裡 […]

別了,2014

十二月 31st, 2014 | 日常 Daily Life

一直糾結這樣的制式化總結是不是真的必要,拖到了最後一天的最後時刻,還是來寫一寫,尤其從6月到台灣後就已沒有更新 […]

乔那时光

乔那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