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宵节,你还能快乐吗?

二月 8th, 2020 | 和他的台灣 Live in TW, 日常 Daily Life

缓慢地整理着照片,买了相册,准备把照片一张张印出来,那些独一无二的记忆,不该被封存在二进制里。

就像现在。

数字一直飞速的增加,城市一个接一个地封闭,我们成为历史的一部分。将来有一天,我们要为那些逝去的人拼凑出全部的故事,“如实”记录,“记忆和尊严才将与我们长存”。

瘟疫不仅在某地,也在某些人心里

二月 3rd, 2020 | 日常 Daily Life

加缪在《鼠疫》里写“我们每个人心里都有瘟疫;没有一个人,这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是免除得了的。”

即使这个世界一直在人为地制造边界,但没有一种边界能让我们真正置身事外,我们可能有一天都是武汉人,我们可能有一天都是感染者。

这不是一场政治形态的较量,而是人性的较量,只有人的正直和善良才能帮助我们度过这场瘟疫之战。

台南第六年 | 混沌四季

十二月 13th, 2019 | 和他的台灣 Live in TW

这个城市之于我跟这里的四季一样混沌不明,熟悉好像又说不出所以然,好像知道不少,又一问三不知。

可以说我生活在这里是心不在焉的,也可以说是创业的压力、育儿的繁琐让我无暇四顾,或者是这里政治上的吵闹让我难以心安理得,总之,想象中的一切都没有理所当然地发生。

台南第六年 | 街角的姜母鸭店开门了

十月 11th, 2019 | 和他的台灣 Live in TW, 日常 Daily Life

上周,对面街角的姜母鸭开门了。每次看到它开门营业,我就知道,台南的冬天临近了。

每次面对这家姜母鸭店,在这里六年好不容易累积起来的一点点“在地”自信,瞬间就会崩毁——我始终弄不懂,这家店从来不在店门或店里有任何的通告,告知大家它的开业时间,但每次开店的第一天,就有不少人会默契地来到这里,热烈地吃上一顿。他们究竟是如何感知这一切的,对我这个外来者来说,似乎是个永远的迷。

台南第六年 | 盲人摸象

八月 23rd, 2019 | 和他的台灣 Live in TW, 日常 Daily Life

我不知道他在这个故事里听到了什么,喜欢的点到底是什么,他说想听,我就讲。从第一遍到第十遍,这都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寓言故事,在之后一遍又一遍的重复里,故事慢慢开始充满张力,一寸一寸地拓展我僵化思维的疆域。

想在台湾买房,了解一下

八月 29th, 2018 | 和他的台灣 Live in TW

想到台湾买房?我的建議是先多来台湾走走,多在自己感兴趣的地方住住,不要一味听中介的介(hu)绍(you)。如果真的决定买下去,找靠谱的中介还是会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烦,申请核准的手续和时间上也会节约不少。

寻访流金岁月,台南小城故事

七月 11th, 2018 | 居遊台湾

倚海的台南原本安分的守在台湾岛屿的南岸,离海岸线那么近的她,始终无法预料,这竟使她卷入了无可避免的时代浪潮之中,因着海运河道之便,她一步一步走上历史的舞台,成为清代首屈一指的繁华之城,一时骈肩杂遝,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春风,然而,河道渐渐的淤积,使她被时代的洪流越推越远,而终归于平凡。

乔那时光

乔那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