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东三日 / 风景其实是一种心事

七月 28th, 2020 | 万水千山走遍 Travel, 居遊台湾

沿路的海岸线美得昭然若揭,于是疫情稍稳后出现的报复性旅游潮,全都涌向了这里。被限制在局促的楼宇和住所里的谨小慎微,的确只有大山大海才能彻底抵消。

去看天地,去看浩瀚星空,看四时轮替,万物并育。

即便一无所有,我们还拥有天地,而天地之间,皆是荣华富贵。

你好,37岁

六月 22nd, 2020 | 日常 Daily Life

感觉昨天还在写青春的无敌,任意妄为和自负,今天突然就开始下笔沉重,想来也觉得有些好笑。

但是,人生就是没有办法做准备的呀,既然来了,我也没打算遮遮掩掩,的确,准备老去,就是我的未来了。

既然无论如何都要老,不如就努力老得气派一点吧!

台南第六年 | 偏偏你在这里

三月 24th, 2020 | 和他的台灣 Live in TW, 日常 Daily Life

《爱的迫降》里,北韩高级军官李正赫和南韩富二代女生尹世理的爱情故事,因为三八线切开的民族伤口,而变得异常浪漫动人—-颠覆南北韩边界,打破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对峙,跨越国家和历史,也要成就尹世理和李正赫的这段爱情,这也是张爱玲笔下为了成就白流苏的爱情,香港也不惜被倾覆的倾城之恋。

元宵节,你还能快乐吗?

二月 8th, 2020 | 和他的台灣 Live in TW, 日常 Daily Life

缓慢地整理着照片,买了相册,准备把照片一张张印出来,那些独一无二的记忆,不该被封存在二进制里。

就像现在。

数字一直飞速的增加,城市一个接一个地封闭,我们成为历史的一部分。将来有一天,我们要为那些逝去的人拼凑出全部的故事,“如实”记录,“记忆和尊严才将与我们长存”。

瘟疫不仅在某地,也在某些人心里

二月 3rd, 2020 | 日常 Daily Life

加缪在《鼠疫》里写“我们每个人心里都有瘟疫;没有一个人,这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是免除得了的。”

即使这个世界一直在人为地制造边界,但没有一种边界能让我们真正置身事外,我们可能有一天都是武汉人,我们可能有一天都是感染者。

这不是一场政治形态的较量,而是人性的较量,只有人的正直和善良才能帮助我们度过这场瘟疫之战。

全新的开始,充满希望,但从不真正自由

一月 6th, 2020 | 和他的台灣 Live in TW

我们都一样,从历史的某个节点走来,有不得不去面对的处境,我们以不同的方式参与其中,同样不得不去面对“无能为力”的部分,他们所获得的自由并没有减轻他们的焦虑,或者解决实质的问题,而我们,则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彷徨和无所适从。

当整个世界都开始变得疯狂和魔幻,能不能投票对我来说,真的不是重要的事。因为他们我们都不自由。由着自己生活,并不能美其名曰为“自由”,为了一个美好的目的而摧毁一切的更称不上自由。

台南第六年 | 混沌四季

十二月 13th, 2019 | 和他的台灣 Live in TW

这个城市之于我跟这里的四季一样混沌不明,熟悉好像又说不出所以然,好像知道不少,又一问三不知。

可以说我生活在这里是心不在焉的,也可以说是创业的压力、育儿的繁琐让我无暇四顾,或者是这里政治上的吵闹让我难以心安理得,总之,想象中的一切都没有理所当然地发生。

时光异动里的对照练习

十一月 8th, 2019 | 日常 Daily Life

最近整理Evernote,翻到了多年前的好多文字,那时候blogbus红极一时,文字与文字之间的交流坦诚有力。这些写在多年前的文字,现在再看去,竟也没有一点不合时宜,反而奇妙地照见了当下生活的一些遭遇。
年岁过去,内心早已全然不同,在时光悄然的异动里,把这些日常里的灵光乍现抓下来,也许也能练就成为生活的哲学。

乔那时光

乔那时光